•     一秒記住【紅塵小說網 www.kotaperwira.com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    二條的耳朵十分奇怪,大部分聲音是聽不到的,除非是他信任的人說話,他才能夠聽到。

        很榮幸,我也是他信任的人之一。

        剛才敲了半天的門,二條愣是一點聲音都沒聽到,光著脊背在院子里練刀,十分投入也十分認真。雖然已是深秋,天氣也微微有些泛涼,不過二條還是練得汗流浹背。

        而且別看他瘦,一塊多余的贅肉都沒有,這個身體充滿雕塑般的美感,再挑剔的藝術大師看到他都會忍不住驚嘆出來!

        我一叫二條,他馬上聽到了,立刻循聲朝我這邊看來——現在是晚上,也沒什么燈光,所以能看到我——同時十分驚喜地說:“張龍,你怎么來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想你了,所以來找你唄。”

        看到二條,我的內心十分愉悅,忍不住想和他開幾句玩笑。我縱身一躍,便從墻頭跳了下去,二條也收了刀,欣喜地朝我奔過來,握著我的手說:“天啊,真不敢相信你能來,你是怎么找到這個地方的,我們也太有緣了吧……快往里面請,我剛準備了一壺好酒,正愁沒人陪我喝呢!”

        其實是紅云告訴我,我才找到這里來的,不過二條并沒多問,他就是覺得我們有緣,并且心有靈犀才見面的。在金陵城郊外的墳圈子里,在擊殺閆玉山的戰場上,我們不都是憑著‘有緣’才見面嗎,二條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是無意中走到這的。

        我也并不著急,反正已經見到面了,慢慢再說紅云的事唄。

        跟著二條進了屋子,這里的陳設十分簡單,幾乎就只有一張床、一面桌和一盞燈。二條眼睛不好使,耳朵也不好使,再多的現代科技也用不了,所以現在這樣就挺好的。

        二條一個人住時,連燈都省去了,因為越是黑的地方,他就越看得清楚——跟貓頭鷹似的。

        因為我來,二條才開了燈。

        燈光十分微弱、黯淡,這樣一來我倆都能看清。

        桌上果然擺著四個涼菜,還有一壺沒有商標的酒,就是很普通的塑料壺,不知在哪打的散酒,準備一個人小酌一會兒。我過來了,二條十分開心,完全按捺不住喜悅,匆匆忙忙地準備筷子,同時給我倒上了酒,還念念叨叨地說:“這酒是在村頭打的,我已經嘗過好幾次了,確實非常好喝,你可以來試一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二條這么熱情,而且這么開心,我也不好意思拒絕,只能先喝一口,確實醇香美味,咽到喉嚨里卻又像火一樣在燒,整個身體都變得很舒服了。

        我忍不住豎了下大拇指,說:“好酒!”

        得到認可,二條笑了起來,愈發把我當做知音,更加絮絮叨叨起來:“村頭住著一個瞎了眼的老頭,就靠賣酒、釀酒為生,我第一次喝就覺得不錯,很有咱們北方那邊的味道……不過南方人都不愛喝,所以老頭生意十分寡淡,直到我來了才有所改善的,哈哈!那老頭人也挺好,可惜是個瞎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我差點沒樂出來,二條怎么好意思說別人瞎的?

        二條又連著跟我干了三杯,然后他的嘴也不停,不斷問我這個那個。我倆在金陵城曾經聊過一會兒,后面就徹底沒消息了,他問我后來去哪了,又問我有沒有趙虎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我倆見面確實有很多話說,話題一開啟就停不下來了,我說我前段時間剛見趙虎,接著講了一下自己在揚州城的經歷。

        二條得知李家大少準備強娶韓曉彤,也是氣到渾身發抖、咬牙切齒,恨不得立刻沖到李家殺了李茂才,又得知我們后來只是閹了李茂才,二條還嘆氣說,我們實在心太軟了,那樣的人不該讓他活著。

        對于二條來說,殺人真的如同家常便飯,在這世上已經沒有他不可殺之人了。

        說完趙虎,我又說莫魚。

        其實二條感興趣的就是那么幾個,他的朋友不多,一只手都數得過來。說完莫魚,又說程依依,我說她被老乞丐搶走了,最近我一直在努力練氣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把她再搶回來。

        二條點著頭說:“那個老叫花子挺難對付,是和我師父一個級別的,不過等你去搶的時候,一定要叫上我,我會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      我便說好。

        二條又問:“剛才你說練氣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我很吃驚,說你這么強的實力,難道一直沒練氣嗎?

        我大概給他講了一下,還說我和趙虎都在練呢。二條搖了搖頭,說他沒練這個,也沒聽他師父說過。不過,他師父倒確實給他吃過一些丹藥,說是可以強 -->>

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章節目錄[Enter]

    絕世盤龍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張龍周晴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張龍周晴并收藏絕世盤龍最新章節

    彩票大赢家彩票大赢家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