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 一秒記住【紅塵小說網 www.kotaperwira.com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    沒錯,這就是我的策略了,讓春少爺先和莫歇爾國師打,等春少爺被打得狼狽不堪時,作為師父的劍神肯定看不下去,到時候不就順理成章地出手了嗎?

        別看劍神平時孤冷高傲,他可是最疼徒弟了。

        更何況,春少爺可是劍神最寵愛的徒弟。

        這樣一來,既能讓春少爺吃癟,還能讓劍神出手,可謂一箭雙雕、痛快至極。今天晚上春少爺來了,本來我還很不開心,沒想到現在就派上了用場。

        眾人齊刷刷看向春少爺,春少爺微微皺了皺眉,說道:“寧公子,為什么讓我上?”

        寧公子笑呵呵道:“因為你是劍神的徒弟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搞錯了吧……”春少爺說:“我不是劍神的徒弟。”

        兩人在二十多年前就斷絕師徒關系,這一點是劍神親口說過的話,現在春少爺也承認了,看來確實是真的了。其中內情只有我知道,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,各個面面相覷。

        就連寧公子都疑惑地看向了我,還以為我的情報有誤。

        我則說道:“春少爺,你號稱華夏第一快劍,不可能和‘劍神’一點關系都沒有吧,你這一身本事和誰學的?”

        表面上看,我是通過兩個“劍”字聯系在一起的,實際上是結果倒推原因,強逼春少爺說出真相。

        春少爺沉默了一陣,說道:“不錯,我是曾和劍神學過功夫……但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我們斷絕師徒關系已經二十多年……我很奇怪,魏公子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?”

        我笑呵呵道:“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稍微查查也就知道了嘛。春少爺,既然你和劍神學過功夫,就算不是他的徒弟了,也能和莫歇爾國師過兩招嘛。你是s級通緝犯,幸得寧老賞識才有今天,這種出頭露臉,還能揚我國威的事,你可不能往后面躲。”

        我的話中當然夾槍帶棒,搞得好像寧老專和這種s級通緝犯搞在一起似的,但寧老先是收留石天驚做自己的護衛,又要求寧公子將春少爺列為座上賓,這可都是事實。

        我現在就是要把春少爺架到火上烤,以前他不是很能利用我嗎,現在我就一報還一報。

        春少爺卻不上套,有些為難地說:“石天驚都曾敗在莫歇爾國師的手上,我又怎么是莫歇爾國師的對手呢?魏公子,你就別為難我了,還是另請高明吧。”

        我沉聲道:“這說的是什么話,不是對手就不能上了?作為華夏民族,勇敢、拼搏的精神哪里去了?未戰先喊敗,你既是劍神的前徒弟,又是殺手門的老大,怎么能說這種窩囊的話,讓你手下的人看到,臉往哪里擱啊!再說,我們也沒讓你必須贏啊,你先和莫歇爾國師打一場,如果敗了,再請劍神出場!”

        我就是要當眾羞辱春少爺,讓他聲名狼藉、成為笑柄。

        南王還在床上躺著,何紅裳、羅子殤等人也都在床上躺著,全都是拜春少爺一個人所賜,我會抓住一切機會報仇。魏老不在,沒人能阻擋我,看我怎么玩死他吧。

        這番話一出口,稍微有點臉皮的人,都不好意思再拒絕了。

        但我實在低估了春少爺厚顏無恥的程度。

        他又沉默了一陣子,說道:“魏公子,我知道您在想什么,您是想我敗了以后,劍神看不過去,就會出場了吧。實際上不可能的,自從我和劍神斷絕師徒關系,我的生死他就不聞不問了,所以這招是行不通的,還是算了。”

        春少爺倒是把我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      也正因為如此,我更加憤怒了:“你算什么東西,也敢揣摩我的心思?讓你打你就打,哪來那么多的廢話!”

        我現在終于知道身為君王者,為何那么討厭別人揣摩自己的心思了,尤其當眾被人戳穿心中所想,就好像底褲被人扒掉一樣,要多憤怒有多憤怒。

        換成別人,我肯定不會這么說的,但春少爺,我只恨不得將他撕成碎片。

        春少爺還是不疾不徐,慢慢說道:“那我直接認輸行嗎,我不是莫歇爾國師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真他娘的廢話多,趕緊過來挨揍,我還要等劍神!”

        春少爺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連莫歇爾國師都看不下去了,“噔噔噔”朝著春少爺撲了上去,太極拳已經使出來,直接揍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莫歇爾國師都打到身前面了,春少爺肯定得接招,認輸都不好使,只能拔出長劍,刺向莫歇爾國師。

        長劍出鞘,寒光四射!

        到底是劍神親授的劍術,一套“春色滿園”讓人驚艷,一般 -->>

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章節目錄[Enter]

    絕世盤龍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張龍周晴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張龍周晴并收藏絕世盤龍最新章節

    彩票大赢家彩票大赢家app